简体中文

                          文艺复兴技术艺术史

中国人民大学艺术学院将“文艺复兴技术艺术史”作为世界一流学科来建设,是一个具有深远文化战略意义的举措。

“技术艺术史”的词语设置,是对应“文本艺术史”而特设。“技术艺术史”作为一种对艺术作品进行跨学科的研究方法论,它采用科学的历史研究方法来探讨艺术家创作的过程,并考虑材料和技术是如何通过时间而影响创造性的实践研究。具体来说,“技术艺术史”以实验室数据、化学试剂、保存与修复技术的三位一体,来书写由数据技术构成的艺术品历史。

这是一个以实验室为基础的学科,向学习者介绍各种各样的研究方法和分析工具,比如使用高放大倍率的设备,通过一系列诊断技术来探索艺术作品的材料分层构成等等;这些技术艺术史至关重要的步骤,可反推出艺术家的整个创作过程,揭示艺术家如何创作出艺术品的特定效果。“技术艺术史”的主要功能,是对古代艺术作品已失落的价值和技法进行系统的观察与测试,从对艺术品的纵深剖面研究而推出更为完善的保存/修复/创化方案。

其具体路径是把“技术艺术史——文化遗产保存与修复”这一国际前沿学科进行转换与创化,构建一个全新的东方版本。除了保持原先国际学科内容之外,还增加了如下学术创新点:A.西方湿壁画与东方干壁画比较研究(两者差异是由地理、气候、种族与文化因素决定),B.东方神圣山水与西方风景画的比较研究;C.文艺复兴肖像学的全视野研究,集中在文艺复兴时期东西方绘画大师杰作的临摹与创化工程。

“文化遗产/艺术作品的保存与修复”是技术艺术史的主体部分,它与以下几个学术来源密切相关:20世纪上半叶耶鲁大学汤普森教授著作《早期画家技术的本源——15世纪工匠手册》、荷兰物理学家安-阿斯佩伦德波尔利的红外技术以及汉堡大学20世纪80年代创设的可追溯绘画作品支持体的“树木年代学”。

 “文艺复兴技术艺术史”——也可称为“文艺复兴技术美学”。之所以在“技术艺术史”前面冠以“文艺复兴”,是因为在西方文艺复兴时期形成了最复杂、丰富、难度的绘画技术,从此历史阶段可上溯至东西方文明交流的原初点;同时也为我们返回卡尔-雅思贝尔斯所说的“轴心时代”——即公元前5世纪人类精神文化五大体系而辟出通衢;因为人类文明的未来前景,唯有站在这个大历史高度上,才能进行透彻的梳理探究与前瞻的顶层设计。

“文艺复兴技术艺术史”强调对技术艺术史的文艺复兴式的方法论表达,它作为一门新兴学科,力图打通艺术、美学、史学、国学等各门类的跨学科研究领域,是中国人民大学文艺复兴研究院创立的“东方文艺复兴学派”的三个组成部分之一,它与另外两部分——学理构建与艺术实践而成三足鼎立关系,塑造出“东方文艺复兴”的整体形貌。

 “文艺复兴技术艺术史”的学理部分包括两部分:1.对西方文艺复兴的历史文化学研究,2.对东方文艺复兴的瞻望性构建研究。从以上两者均可延伸出相应的艺术实践,其中首推“世界著名博物馆大师杰作的临摹与创化工程”,在此语境中,“临摹”与“创化”互相联系但又有不同;临摹部分强调绘画剖面与实验室大数据相结合的物料系统研究,创化则是在临摹的基础上进行深层次的扩展与转换,比如文艺复兴肖像系列创化,甚至可从研究性临摹延伸到大幅的主题性创作。

要点解析

1.“文艺复兴技术艺术史”,是一个力图打通艺术、美学、史学、国学等各门类的新型跨学科研究领域。


2.“文艺复兴技术艺术史”的词语设置,是对应文本艺术史而特设。技术艺术史以实验室数据、化学试剂、保存与修复技术来书写由数据技术构成的艺术品历史;其突出功能是对古代艺术作品已失落的价值和技法进行系统的观察/测试,从对艺术品的剖面研究而推出更为完善的保存/修复/创化方案。


3.之所以在“技术艺术史”前面冠以“文艺复兴”,是因为正是在西方文艺复兴时期方才形成了最复杂、丰富、难度的绘画技术,从此点可上溯至东西方文明交流的原初点;同时也为我们返回卡尔-雅思贝尔斯所说的“轴心时代”--即公元前5世纪人类精神文化五大体系而辟出思想路径;人类文明的未来前景,唯有站在这个大历史高度上,才能进行透彻的梳理探究与前瞻的顶层设计。


4.“文艺复兴技术艺术史”——亦可称为技术美学,是我所创立的“东方文艺复兴学派”的三个组成部分之一,它与另外两部分--学理构建与艺术实践而成三足鼎立关系,塑造出东方文艺复兴的整体形貌。


5.学理部分包括对西方文艺复兴的历史文化学研究和对东方文艺复兴的瞻望性构建研究。从上述两者都可延伸出相应的艺术实践,其中首推“世界著名博物馆大师杰作的临摹与创化工程”,在此语境中,“临摹”与“创化”互相联系但又有不同;临摹部分强调绘画剖面与实验室大数据相结合的物料系统研究,创化则是在临摹的基础上进行深层次的扩展与转换,比如文艺复兴肖像系列创化,甚至可从研究性临摹延伸到大幅的主题性创作。


6.文化遗产/艺术作品的保存与修复,是技术美学的主体部分,它起源于20世纪上叶耶鲁大学汤普森教授著作《早期画家技术的本源--15世纪工匠手册》、荷兰物理学家安-阿斯佩伦德波尔利的红外技术、以及汉堡大学20世纪80年代创设的可追溯绘画作品支持体的“树木年代学”。


7.我们的着重点,是将文化遗产保存与修复这一国际前沿学科转换为一个全新的东方的版本,这里蕴含着诸多学科分支点,例如:

A.西方湿壁画与东方干壁画比较研究(两者差异是由地理、气候、种族与文化因素决定);

B.东方神圣山水与西方风景画的比较研究;

C.文艺复兴肖像学的全视野研究,集中在文艺复兴时期东西方绘画大师杰作的临摹与创化工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