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规划制定的背景与主要依据

2015年430日,《中国人民大学综合改革方案》顺利通过教育部备案,这标志着我校综合改革进入全面实施阶段。艺术学院自20146月调整领导班子以来,学院始终与学校规划保持同步,紧紧围绕学校“建设国际一流学科、世界一流大学”的目标,结合自身实际,在解决一系列复杂的历史遗留问题的同时,稳步推进相关改革措施,得到学校领导和相关部门的大力支持和肯定。一年来,在丁方院长的领导下,学院启动了“文艺复兴”国际学术科研平台建设、“导师工作室”试点等一系列改革措施,使学院发展步入了崭新轨道。学校实施综合改革的大背景为艺术学院深化改革、加快发展、力争突破提供了难得机遇。为了确保我院“十三五”规划科学性、可持续性,学院经过认真研究和多方调研,确定以下几点作为规划的主要依据:

(一)认真研究《中国人民大学综合改革方案》,以学校综合改革方案为指引,确定学院未来发展的目标与方向。

(二)在充分调研北大、清华、北师、中传等院校艺术学科建设与发展情况的基础上,对比我校现状着重分析了三所985高校艺术学科建设的特点、趋势。

基本结论是:我院与其它三所985高校在艺术学科的建设上虽然存在一定差距,但具有后来居上的可能,关键在于是否能“定好位”(即确立适合自身的、清晰的发展方向)和“执行到位”(即切实可行的规划方案和改革措施)。

(三)认真研讨了艺术学作为第13个学科门类的整体发展态势,其中对中央美院、中央音乐学院、中国传媒大学、南京艺术学院等高校做了较为深入的了解。

基本结论是:专业艺术高校在2011年艺术学升“门”的重大转折点上,大多数均把握了机遇并基本完成了转型,但包括北大、清华及我校在内、排名靠前的综合性高校在“艺术学”升门之后,并未对原有的学科体系进行相应调整。

(四)重新梳理了我院自1999年复建、2008年更名至今的发展脉络,剖析了以往制定的规划,正确研判当前改革发展的情势。

在前述三个主要坐标的框架内,我们回顾了20064月制定的《徐悲鸿艺术学院“十一五”学科发展规划》、20105月制定的《艺术学院学科“十年腾飞”规划》等文件,理性看待艺术学院取得的成绩及存在的不足,这些为制定本规划提供了以下几点重要启示:

1、艺术学院的建设要充分考虑艺术学科的特殊性,但不应以“特殊性”为由使自身的建设发展偏离学校总体目标,必须以“全局”观念统筹学院的各项工作,即人大艺术学院既要有别于一般的专业艺术学院,又要努力开辟出不同于其它985高校的独特道路,才能在落后的形势下以“自身特色”实现赶超。

2、艺术学院的规划制定必须强化顶层设计,既要具有一定的前瞻性,更要注重规划的执行,即强化执行力和可持续性。例如,20064月制定的《学科发展规划》就提出建设“影视艺术系”,艺术学院认识到影视表演、编导、播音主持等艺术人才培养对提升学院社会影响力的重要性,认识到美术、音乐等传统艺术必须与新技术、与影视艺术结合的问题;再如20105月制定的《学科“十年腾飞”规划》中即提出发展“新媒体与动画”的思路。这些规划思路的亮点并未在后续的具体执行中得到落实,因此这些思路将体现在本次规划中。

3、艺术学院的规划必须着力解决关乎未来发展的瓶颈问题,必须坚决排除各种阻力、狠下决心,针对最薄弱的环节实施改革。如艺术学一级学科博士点的欠缺,已经是我院学科排名靠后的主要因素。北大、清华、北师、中传等不仅拥有多个艺术学一级学科博士点且均有博士后流动站,而我院的博士招收至今挂靠在哲学院美学专业下。此外,如教研人员科研观念淡薄、学术能力差、科研成果少的问题,也将是“十三五”期间的攻关要点。

4、艺术学升门之后下设五个一级学科,学院集中骨干科研力量有望从中打造出具有全国竞争力的主干学科。2012年,我校在教育部学科评估中有9个一级学科排名第一。当时的“艺术学”还是文学下属的一级学科,艺术学升门“一化五”为我院集中力量打造主干一级学科提供了契机,有望为学校在学科建设上拓展出“新增长点”。

5、艺术学院的规划涉及到学科建设、人才培养、科研创新等多个方面,要实现规划目标必须以对应的领导班子调整、组织机构整合、学科重新规划等举措配套。

因此,本规划的制定是以《中国人民大学综合改革方案》为纲,以985高校艺术学教育为坐标,以国内艺术教育整体态势为参照,结合自身实际制定的未来五年的发展路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