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东方文艺复兴理念阐释


    “文艺复兴”一词源于意大利语Rinascimento,意为“再生”或“复兴”,其中并没有文艺的意思。1550年,瓦萨里在其《艺苑名人传》中正式使用它作为新文化的名称,此词经法语转写为Renaissance17世纪后为欧洲各国通用,西方史学界通常认为它是古希腊、罗马帝国文化艺术的复兴。

西方文艺复兴的源头是两希文明。两希文明原本是“轴心时代”东方五大精神文化高峰的近东部分,它们经由罗马帝国而被西方蛮族所顶礼盛纳,始于9世纪的加洛林文艺复兴,12世纪文艺复兴,13世纪法兰西文艺复兴,14世纪尼德兰文艺复兴,15——16世纪意大利文艺复兴、西班牙文艺复兴、英格兰文艺复兴与德意志文艺复兴,于18世纪谢幕,历程约千年之久。

    从人类历史进程回望过去,西方文艺复兴是人类文明史上最独特的现象:一个民族主动摒弃自己传统(北欧神话与萨满/多神教崇拜),而将东方古代文明(希伯来、希腊)的基因植入自身,通过换血而完成本民族复兴;这个过程创造了人类文明史上的唯一特例。

这种彻底换血的做法看似冒险,实则回报丰硕,它使西方民族登上历史舞台伊始便获得了世界主义的胸怀与眼界;相比之下,早熟的东方文明则显出未能彻底摆脱地域主义的症状。

    发端于中世纪欧洲的文艺复兴是集东西方古代文明精华,逢历史机遇到来之时开出的光辉灿烂之花,它使人类文明到达新的高峰,其能量辐射到我们当下的所有生活。西方文艺复兴蕴含着超越时空的启蒙价值,同样,东方文明中也隐藏着人类的精神密码,二者不仅共融互通,而且为东方大地上“精神艺术”的全面复兴准备了资源。因此,西方文艺复兴的精神内涵是研究人类文明史的宝库,不光给出成败的经验和对照的版本,也给与东方文艺复兴源源不断的动力与启示。

    西方文艺复兴的最重要历史价值,是它与未来东方文艺复兴形成的“互为镜像”文化景观。所谓“东方文艺复兴”,狭义是指被西方文艺复兴(两希文明)错过的波斯、印度和中国三大古代文明;从广义角度来审视,整个轴心时代五大精神文化——希伯来、希腊、波斯、印度、中国,连同伊斯兰文明与东方基督教文明,都应属于东方文艺复兴的视野范畴。

    从精神文化的大历史视角来看,东方的绝对地理高度,恰好是承载新柏拉图神学美学的物质基础,普罗提诺的“下降之路与上升之途”,在构建西方13世纪经院神学美学的同时,也为当今东方文艺复兴作出了预识。

若将这个富有想象力的思绪延续下去就会发现,在人类历史的此刻进行时,中国将成为东方文艺复兴的阐释者,因为“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宏伟愿景,必须在东方文艺复兴的历史进程中获得定位。

    “东方文艺复兴”的地理空间,恰好是在一带一路上发生演变的。展开地图我们可以看到——从弗吉纳到雅典,从加尔迈索到波斯波利斯,从伊朗高原到兴都库什山脉,从印度河流域到旁遮普,从巴克特里亚到索格底亚那,从塔克西拉到华氏城,从王舍城到白沙瓦,从奢羯罗到艾娜克,从安条克到哈马丹,从巴比伦到大亚历山大里亚……。以琐罗亚斯徳,释迦牟尼、大雄,孔子、孟子、老子、庄子,泰勒斯、毕达哥拉斯、苏格拉底、柏拉图,摩西、施洗者约翰、耶稣,摩尼,穆罕默德……为代表的圣人哲贤;以亚历山大、阿育王、德米特里、米兰达、迦腻色迦……为代表的君王,在这广袤的欧亚大陆共同上演了人类伟大的精神文化戏剧。

    中国文明虽因种种历史原因未曾走出过国门,但不论是原初的儒家思想与道家思想,其深邃思想与博大情怀,都预识了人类文明未来的方向。构成中国思想史主流的原初儒家思想,以“世界大同”为最高政治理想,其道德基础是“以仁爱为本”,重视人与人之间的信义与忠诚,这种家族式的注重实践理性的规范很快发展为政治原理,并形成了区别于任何文明的中国独特的人道主义(精神人文主义)。

    在原初道家思想中,包含着一种对人类增长欲望和掠夺行为的节制。产业革命以来,人类近代文明的原理就在于支配自然、提高生产力,满足人不断膨胀的欲望。当我们今天对这种过分重视物质的科技文明进行反思之际,原初道家思想就会重放异彩。道家尊重自然顺应自然生存的和谐思想,是对20世纪人类技术文明一味追求毁灭性发达”的有力批判。另一方面,曾经对西方基督教文明与文艺复兴成长做出历史贡献的波斯文明、佛教文明、伊斯兰教文明,正在等待一个历史性的整饬与统筹,而中国传统文明则亟需走向世界,经受人类文明的洗礼,而完成“人类命运共同体”、“全球价值观”的转换;于是,历史必然性地选择中国作为“东方文艺复兴”的阐释者与表达者。 总之,在东方世界流传下来的人类古老智慧中,包含着未来时代最先进的东西。“一带一路”为我们从历史的铁灰下钩沉出失落的精神文化价值,使之复活与再生而提供了契机。这也是20世纪最伟大历史学家阿诺德-汤因比预测21世纪将是东方世纪的根本原因。

     因此,我们不仅要认识到,“一带一路”是中国搞活对外经济、疏通地缘政治、构建全球价值观的载体,而且要深刻理解它是践行“东方文艺复兴”理念的地理空间;更重要的是,“一带一路”是先秦诸子百家思想经受人类精神价值体系的洗礼,真正走向世界的千载难逢历史机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