简体中文

                                            东方文艺复兴OrientalRenaissance

文艺复兴(Rinascimento),意为再生或复兴。

    “东方文艺复兴”词语的语境设定,是针对“西方文艺复兴”而言。自从二十世纪初奥斯瓦尔德-斯宾格勒写出《西方的没落》、30年代卡尔-雅思贝尔斯发表《历史的起源与目标》,以及萨义德提出“东方主义”概念之后,西方中心主义趋势逐渐扭转,世界目光投向东方,从而为东方复兴给出了思想史与文学的准备。

    众所周知,西方文艺复兴源头是两希文明,在卡尔-雅思贝尔斯理论体系中,“轴心时代”古代东方五大精神文化高峰涵括了以地中海/小亚细亚为起点的欧亚大陆桥,其西端是希伯莱、希腊两座高峰,与波斯、印度、中国三座高峰恰好覆盖了丝绸之路首尾两端。换句话说,西方自第一个民族国家--法兰克王国建立起即开始的9世纪“加洛林文艺复兴”,直到18世纪德意志文艺复兴凡约一千年,在禀承两希文明的同时,却与波斯、印度、中国三大古代文明擦肩而过,至少是没有迎面碰撞,待11世纪以降伊斯兰文明对欧亚大陆桥的覆盖,更是基本杜绝了可能性;这一历史裂隙,正好成为东方文艺复兴理念生发的契机。

根据以上便派生出“东方文艺复兴”的广义阐释:它将是人类精神文化史一次前所未有的整合,是“一路上不丢弃任何人类文明成果的发展”(T-S-艾略特),它将把希伯莱、希腊、波斯、印度与中国五大古代精神文化,以及伊斯兰文明、西方文艺复兴的所有精华纳入视野、揽入怀中,融汇贯通后再进行转化创新。

    另一方面,这种大历史视野告示我们,波斯、印度文明曾与两希文明有过密切交集,为基督教文明横空出世准备了能量,而固守本土的中华文明却基本未曾走出国门。这一历史文化难题长期未能破解,却在新世纪意外地获得两个契机:1.阿诺德-汤因比发出的著名预言,二十一世纪是中国世纪,因为她拥有青藏高原(意指中国占有绝对的地理高度);2.中国的崛起以及对“人类命运共同体”理念的认同。前者为诗意想象的文化预测,后者是切近现实的战略判断,两者之间虽然天渊之別,但留出空旷地带,在其间若加以历史文化耕耘与精神理念构建,开启的恰恰是东方文艺复兴新天地。

    在21世纪的文化语境中,“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的精神文化部分,将在“东方文艺复兴”历史进程中找到自身的定位,其标志是能否把握阐释上述历史文化脉络的话语权。

    西方文艺复兴蕴含着超越时空的启蒙价值,同样,古代东方文明也蕴含着人类的精神密码,因此东方文艺复兴过程不仅包含对先秦诸子百家的回溯,也涵括对轴心时代其它古代文明(希伯莱、希腊、波斯、印度)的研究、借鉴与整合。在人类历史进程的此时此刻,东方文艺复兴砥砺前行的空间,将必然在“一带一路”上发生与演变;因此,中国必然被历史选择为“东方文艺复兴”的倡导者与阐释者。